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fb87815的博客

本博客上发表的文章,全部为朋友写给我的作品或个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会计师、经济师、刑事技术工程师、高级茶艺师。爱好文学,笔名达明、日月、晓珠。业余在30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各种文学作品2300多万字,曾获全国、省市级奖励100余次并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作品被教育部选为大学本科二年级《报刊语言教程》第十五课课文。 我的博客网址:http://zfb87815.fyfz.cn QQ:420247664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牌洲湾灾民之四:第一光荣户  

2006-03-16 10:11:44|  分类: 社会报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第一光荣户
    童方保:男,37岁,中堡村光明小学校长,
    骆国妍:女,34岁,生前系中堡村妇联主任,
    童 钰:男,12岁,北京科兴实验中学初一学生,
    童 伟:男, 10岁,小学六年级学生。
    童家是中堡村的第一光荣户。童方保1998年9月荣获“第三届全国十杰中小学中青年教师”称号;妻子骆国妍因通知群众转移而光荣牺牲,1998年11月被省里追记个人一等功一次;儿子童钰在全国数字奥赛中获二等奖后,被北京科兴实验中学录取。但一提及被洪水冲走的妻子、两间平房、8亩鱼池、代销点的1万多元化肥农药,童方保仍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
    几经周折,终于在牌洲湾中堡村距大堤溃口处不远的一块空地上,找到了灾区帐篷学校——光明小学。
    只见厚厚的沙地上5顶一般大的帐篷一字儿排开,每个帐篷约有48平方米。帐篷前沙场的竹杆上,一面五星红旗在冬日的阳光下猎猎飘扬。
    我钻进了一个挂着“办公室”字样的帐篷里。环顾四周,临时“办公室”里只有3张破旧的桌子,3把椅子,桌上堆满了学生的作业本以及粉笔盒,办公条件十分简陋。里面的老师问我找谁。我说找童校长。
    不大一会,进来一个37、8岁的汉子。长得精精壮壮,看上去象个体育老师。“你找我吗?我是童方保。”进门人说。
    我伸过手去与他握手,递过名片说明来意。
    童方保说:“行,中午就在我这里喝两杯,要什么情况尽管问。”此后,我们一聊就是7个多小时。
    童方保是1979年高中毕业生,那时,村小学师资短缺,村里要从社会青年中选拔一批民办教师,通过文化考试,童方保以较好的成绩被录用。从此,童方保便当上了村里的民办教师。第一次登上讲台,望着几十双天真的眼睛,一种神圣的情感注入到童方保的心中。他暗下决心,一定不能愧对这些渴求知识的眼睛,不能辜负家乡父老的重托。1985年,24岁的童方保结婚了,妻子骆国妍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第二年,儿子童钰出生;两年后又添了小儿子童伟。
    当民办教师,工资待遇很低,童方保每月的收入都只有几十元钱。1987年5月的一天, 在芦苇场工作的伯父找到童方保说:“你在本地是有文化的人,当民办教师工资这么低,要养活一家人不是个法子。到芦苇场来吧?这里的工资要高出几倍。”8年民办教师的生涯,已使童方保越来越热爱他所从事的事业,他越来越感到已离不开他的学生,离不开课堂。如果说最初还多少存有临时性的朴素情感,后来,他就完全把从事乡村教育变成了一种坚定的信念,变成了一种神圣的追求。但芦苇场的高工资也确实很诱人。童方保对伯父说:“让我想想吧。”在思前想后、进退两难中,最后还是妻子帮他下定了决心。妻子是了解他的。骆国妍说:“我知道你喜欢教书这一行,那就别图眼前的工资高,日子过紧点,干自己愿干的事,精神上愉快些。” 真是知夫莫若妻。就这样童方保谢绝了伯父的好意,更加坚定了教书的信念,一干就是17年民办教师。直到1996年才通过考试转为国家正式教师,工资也由每月几十元加到现在的143元钱。
靠童方保的工资是不可能养家糊口的。好在妻子骆国妍能干、开朗、有经营头脑。为走勤劳致富的道路,骆国妍在家种10亩田、2亩地,每年可产1万多斤谷和几百斤皮棉,承包了8亩鱼池,每年产出2万余元。还开了个生资代销店,每年收入逾万元。缺少人手,她请来亲友帮忙;缺少资金,家里1万多元农药化肥一开始时全都是帮乡政府生资公司代卖的,本钱由对方出,自己拿手续费,每天零售额达5、6百元之多。由于精明能干,骆国妍1995年又担任村里妇女主任工作,每月也有了上百元的工资收入。童家也由此过上了富裕的日子。
    童方保热爱教育事业,对事业的追求非常挚着,他对他的学生有一种质朴的感情。学校有个叫骆名欢的同学,父亲患癌症死了,开学好几天她都没有去学校报名。童方保得知后, 找到骆名欢家把她接到学校,从微薄的工资袋中抽出50元,悄悄给她垫上。有个叫胡小凤的学生,父亲在服刑,母亲改嫁,小凤对学习失去了信心,成绩明显下降。加之小凤这孩子性情孤僻,整天愁眉不展。童方保了解情况后,主动地接近她,安排她参加一些活动,激发她的上进心。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地,这位学生变得开朗起来,成绩也日渐进步,在期末考试中她获得全年级总分第3名。妻子对他的这种做法也全力表示支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提起去年的特大洪水,提起被冲毁的校园、教室,还有死去的妻子,童方保不由泪水涟涟。
    去年入夏以来,由于长江中下游连降暴雨,江水迅速上涨。6月29日,村里通知骆国妍上堤防汛,作为村干部的她立即丢下地里的活儿和家中的生意就上了堤。此后一个多月里,骆国妍天天都泡在堤上,每天超负荷劳动达10多个小时:由她负责堤上20多人的伙食被操持得井井有条,每天几大锅开水烧好后还桃着沿堤送到守堤群众手中,村里组织的突击队、劳力抢险等活动全部由她联络通知。骆国妍即使如此白天劳累一天,晚上还照样轮班查险。
    见妻子在堤上日夜忙碌,童方保也是人在学校心在江堤。7月5日,学校一放假,童方保就主动报名参加了抗洪抢险突击队。哪里有危险就奔向哪里,童方保身体结实,上百斤的土袋,一扛就是几个小时,特别是第6次洪峰到来之前,上级命令,要求在合镇垸大堤上筑起2米宽、1米高的子堤,童方保就和大家一样背土包,扛沙袋。夫妻俩在堤上并肩战斗多天后,童方保人瘦了一圈,体重减了10多斤,脸上、身上的皮晒脱了一层又一层。妻子骆国妍在过度的劳累后更是时常头昏眼花,她的双脚肿了,脚丫烂了,连走路都困难。但看到水情越来越紧急,夫妻俩都没吭一声,仍然日夜坚守在大堤上。
    8月1日,一个阴森恐怖的夜晚,合镇垸中堡村魏家码头附近的两处管涌出现重大险情。开始,骆国妍和同村的男劳力一起投入到紧张的抢险战斗中。6点多钟,该处又出现新险情。鉴于险情就在中堡村地段,村里的劳力都在抢险,万一险情恶化,村里老弱病残将面临灭顶之灾。村支部在堤上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派骆国妍回村通知全村老人、妇女、小孩,从今晚起搬到堤上睡觉,以防半夜大堤出现危险,到时措手不及。骆国妍来不及洗去一身汗、一身泥,急匆匆向村里跑去。中堡村有7个组,居住得也较分散,她找到各组挨家挨户通知劝说老人、妇女、儿童转移到堤上,当她通知完最后一个组在赶回大堤的路上,正好遇上童方保,童方保也是在转移群众和教师。夫妻俩还没说一句话,忽听“轰隆”一声巨响,大堤被洪水撕了几十米的口子。洪水像脱僵的野马向他们劈头冲来,童方保和妻子好不容易抱住了一棵树,在树上只停留了几分钟。妻子对他说:“我怕是游不动了,带好孩子”。接着,又一个浪头打来,夫妻俩冲散了。妻子不知被浪头卷到了哪里。当时,童方保多么想一下子把爱人抓住啊!但再也没有见到妻子的影子。童方保被浪头卷走后,随水漂流,不知喝了多少浑浊的江水,他被洪水卷到了3里多外的一栋楼房旁边,慢慢爬到楼上面,才捡了一条性命。
    听到骆国妍被洪水冲走的消息后,经她通知转移到堤上的人们都不由失声痛哭起来。光明小学教师金玉友拉着骆国妍丈夫童方保的手哭着说:“要不是国妍及时通知到堤上睡,我们一家3口早就死了,没想到她自己……” 隔壁的71岁的熊太婆一提起骆国妍就止不住地哭,平日里骆国妍对她悉心照顾,有什么好吃的,都不忘端上一碗给熊婆婆,溃口之前骆国妍对她说,今晚上我扶着您到堤上睡吧。熊婆婆说:“你还忙着通知别人,我这就和媳妇上堤去。” 熊婆婆就先和媳妇一块到堤上去了;而骆国妍又到另外的湾去通知群众,只耽搁一会儿就遭遇到洪水,老人总是含着眼泪不停地念叨着:“为什么老天让这么好的人被水冲走……”。
    一连几天,童方保含着眼泪寻找爱人,千百次地想,妻子也许会奇迹般的出现在他面前。然而,他失望了。直到8月7日上午,童方保在沙湖堤才认找到了被解放军打捞起来的妻子的遗体。
    在记者采访中,提到骆国妍,村里的乡亲们也无不为她的离去而痛惜。骆国妍能干、开朗、热心快肠。自担任村妇女主任以来,平时村里哪家夫妻、婆媳闹矛盾,她主动上门做思想工作,让一张张怒目相向的脸挂上笑容才肯罢休。一组的金玉明夫妻俩闹意见要离婚,她上门了解到原因后,做细致的思想工作解开他们心中的疙瘩,俩人和好如初。由于工作出色,骆国妍连续两年都是乡劳模,1997年中堡村妇代会被政府评为先进妇代会组织,她本人被推选为乡人大代表。她自己富了也没忘贫困的乡亲,没忘记自己作为村干部的责任。她把自己学到的科学养鱼、科学种田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乡亲们,她的生资代销点总是先赊贷给没钱买化肥的乡亲们,解决乡亲们的资金困难。7组金维保家庭困难,她便和金维保结为拉手政富的对子,从资金、技术上给予了金家很大的帮助。
    提起妻子骆国妍,童方保这个五尺男儿热泪盈眶。他说,不是我夸耀自己的妻子,她在村里是好女人,在家里更是好妻子,好媳妇,好母亲。平日里对公婆非常孝顺,邻居之间关系也很融洽,夫妻之间更是相亲相爱相互支持。去年普九期内,童方保一个月没有顾得上家,妻子骆国妍毫无怨言的承下所有的家务活,还要搞好村里的工作。当她得知光明小学资金困难时,她从家里拿3000元钱借给学校,使光明小学在普九验收中获得好评。她总是教育孩子要养成艰苦朴素、勤奋好学的好习惯,孩子身上的衣服大多是她利用大人的旧衣服拆了改的,平时再忙她也要指导孩子的功课。大儿子读初一年级了,去年获得了全国小学生数学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二等奖,小儿子成绩也很好。1998年初她家被评为“五好家庭”。
    童方保失去了爱妻,失去了可爱的家园,失去了全部的财产,他唯一的家当是当天防汛时所穿的一件短裤子和背心。
    在大灾面前作为一校之长,在其他灾民逃荒之时,童方保只能强忍失去爱妻之痛,他还要组织教师开始调查走访,把学生登记造册。童方保最担心的就是学校的学生都在吗?他们又都在哪里?
    中堡村的灾民有的被安置在本县的舒桥镇大牛山、米埠山,有的被安置在江夏的范潮乡、赤矶山,为了尽快摸清情况,童方保和金老师一村一村地找,一户一户地登记,大牛山、米埠山山高路远,童方保和金老师每天起早摸黑,饿了啃几口方便面,渴了喝几口凉水,跑遍了方园几十里的山路,100多名学生大部分找到了下落,还有张浩、张宏兄妹没有下落。听说他们一家被洪水冲散了,老童和金老师心急如焚到处打听,最后打听到兄妹俩可能在江夏区的赤矶山,他们搭车80多公里,终于找到了这对兄妹。
    找到了学生,童方保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寄养在渡普口姑姑家的孩子。童方保隐忍着没有把那个可怕的消息告诉孩子。孩子却天真地扑过来问他:“爸爸,妈妈怎么没来看我们。”望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将永远失去妈妈,童方保再也忍不住了,两只手紧紧地抱住两个孩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天晚上,童方保抱着两个孩子睡了一晚。
    为了让这些灾区的孩子们按时上学。童方保到舒桥镇灾民安置点去联系教室、课桌、书本。从早上天没亮忙到半夜。当地的领导、群众被童方保的行动感动了,主动帮忙,要什么给什么,
    舒桥镇、米埠村中心小学的殷瑞哲校长说:“童校长,你放心,我们欢迎你们灾区的学生到这里借读,而且保证书本、课桌优先,座位优先,所有的困难就让我们一起来承担吧。”温暖的话语,让童方保倍感亲切。
    童方保对他的学生说:“正是四面八方、许许多多的好人帮助我们灾区渡过了这场大灾难。这是我们每一位灾民都应该永远记住的。”
    8月30日,全校138名学生借着当地的教室开学了。也是灾区最先开学的一所学校。
    开学后,也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学生上学走山路不习惯,山路高低不平,又很窄小,杂草丛生,来自平原的学生很不习惯。学生对这里的地形陌生,最担心的就是怕学生走失,童方保就和老师一起放学后接送学生。早晨到灾民家把学生从住户接到学校,晚上再把学生从学校送到学生寄住的村民点。灾区的孩子在临时学校借读了一个多月,童方保就这样接送了一个多月。
    由于童方保在教学和抗洪抢险工作中成绩突出,1998年9月,他荣获了由中国教育报社和宝钢联合评选的“第三届全国十杰中小学中青年教师” 称号。9月6日至9月12日,他在北京师范学校领回了证书和5000元奖金;9月13日,童方保的大儿子童钰因在全国数学奥赛中获二等奖,被北京科兴实验中学来人接到了北京上学,现在上学和生活均不需缴费;11月18日,在抗洪斗争中光荣牺牲的妻子骆国妍被湖北省委、省政府追记个人一等功一次,并奖给3000元奖金。
    10月初,洪水退后,灾民们逐渐回归牌洲,重建家园。在湖北省青少年基金会的帮助下,童方保在被洪水冲毁的原小学校舍上临时搭盖了5问帐篷,其中3间是教室, 1间是办公室,一间是老师寝室兼生活用房。
    10月15日,回归的中堡村光明小学就在3个帐篷里上起课来,一直到现在。
    童方保告诉记者,学校的旧桌椅都是各地捐来的,现在的学生有136名,分一、二、三年级3个班,只有3个老师每人包一个班。童方保包二年级的53个学生,8小时内从第一节课一直教到学生离校,8小时外再抽时间背课和批改作业,自开学至今他一直坚守在学校没耽搁过1天时间。童方保目前的工资标准仍是每月143元,且没有任何补贴和附加,连城里1个人的最低生活标准数都达不到。
    去年水灾中由于夫妻俩都在堤上,童方保家的财产损失惨重,家里住的一幢平房被洪水冲为平地,房内财产及代销的1万多元化肥农药被水冲光了,田地被沙土掩埋已不能种了,8亩鱼池也荡然无存。他至今仍借住在父母亲没倒的一幢楼房内生活。
    我问童方保,你家被冲毁的房子什么时候建?田地怎么办?
    童方保答非所问的说:“这场洪水使我经历了人生的大灾大难,大悲大痛,也使我的灵魂受到了一次洗礼,一次净化。我的一生在这里突然一下子改变了!”
    童方保拉我走出了帐篷,说去看一下再建的学校。
    我发现,新建的光明小学与帐篷小学仅一墙之隔,在几个泥瓦匠敲敲钉钉的工地上,教学楼的第一层已基本竣工。童方保说:“新建的两层教学楼需要30万元才能做起,但上级只下拨10万元钱,现有缺口20万元还一时筹不上来。至元月8日为止,光明小学的教学经费也总共才收到1000元钱,没有钱的话,孩子们今后只能挤在第一层上课了。”
    童方保望着茫茫几尺深沙地上正在兴建的教学楼,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好沉好沉!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