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fb87815的博客

本博客上发表的文章,全部为朋友写给我的作品或个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会计师、经济师、刑事技术工程师、高级茶艺师。爱好文学,笔名达明、日月、晓珠。业余在30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各种文学作品2300多万字,曾获全国、省市级奖励100余次并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作品被教育部选为大学本科二年级《报刊语言教程》第十五课课文。 我的博客网址:http://zfb87815.fyfz.cn QQ:420247664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牌洲湾灾民之五:第一困难户  

2006-03-16 10:12:31|  分类: 社会报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第一困难户
    杨绪全:男,75岁,中堡村农民,
    张秀梅:女, 71岁,中堡村农民,
    杨清建:男,33岁,中堡村农民,
    杨清爱:男,31岁,中堡村农民,
    杨清天:男,23岁,中堡村农民。
    这是中堡村的特困户,杨绪全双目失明,行动不便;老伴张秀梅身体虚弱,患有痔疮、高血压等症,一年四季腰痛背疼干活困难;3个儿子全都是文盲,全都先天性双眼高度近视、反应迟缓……
    我家在中堡村是最穷、最不幸的人家,可算得是第一贫困户吧。10年前,我65岁时一双眼就患了严重的白内瘴,到1992年初两只眼就完全看不见东西了。老伴张秀梅早就是一身的病,又是痔疮,又是高血压,一年四季喊腰伤背疼的,动不动就感冒发烧病倒了。我的3个儿子个个都不中,3兄弟的眼睛个个都近视,脑筋先天性神志不清反应迟钝,我家的生活过去就非常困难,只是刚刚维持。
    水灾以前,我家里种了8亩田地,其中田5亩、地3亩,每年的粮食都勉强只够一家人吃。家里长年没有钱用,靠的就是每年养1头猪过年,平时养20多只鸡生蛋,靠卖鸡蛋钱换油盐吃。我的眼睛瞎得厉害,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加上年纪大了,一个人不会上厕所,什么事情也不能做,每餐都是端到手上吃,但是我的脑筋还不完全糊涂,家里的事情还是都靠我安排。老伴身体不好每天就在家里照顾我,烧菜煮饭养猪养鸡也是她兼着做。3个儿子清建、清爱、清天虽然反应迟钝,但是晓得听话。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你叫他们去做一喊就动,不会做的事有人带一带也就行了。家里的田地都是3个儿子种管,只是3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比正常人要慢一些,质量当然也差一些,人家田地每季亩产千斤,我家只能亩产600斤。3个弱智的儿子也是为这都还没讨到媳妇,我晓得就是有媳妇也养不活,好在上级政府都了解我家实情,一直对我照顾很多。
    我家过去住的是3间正房加1间厨房,养1头猪已经有300斤重了,水灾前邻居都劝我把猪卖掉,我嫌当时每公斤6.6元的价格划不来,加之看到当时捉一只小猪每公斤要24元钱价格太贵,我就没舍得卖掉,我本来想待价格涨一点再卖的,不想这次发水被冲得无影无踪了。我是在长江边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只要热天一到,几十年来周围的人都在议论两个字:洪水。我年轻时每年都是上堤抗洪的骨干,因为住在牌洲湾这样的垸子里,到了这个季节,垸内群众就无心干别的事情,每天都注意听广播、看电视了解水情公报,隔壁左右动不动就上堤看水,我在家也总是祈求菩萨保佑,希望能保住牌洲大堤不出事。98年6月底我听说江水上涨以后,政府一开始组织人上堤,我就叫3个儿子都上了江堤,3个儿子老实本份做事不晓得偷懒惜力,上堤以后多少也是能做事的,一直到大堤倒口3个儿子都在堤上突击队里没回。
    去年7月20日至23日,我们这里连下3天大雨,本来洪水就大,还加上暴雨不住的下,我就感觉到长江的大水虽然年年都有,只怕今年的大水与往年不一样。儿子回来说堤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几万人在严防死守,但出现的险情也很多,他们每天到处抢险总是累得一身泥巴。7月26日我又听说庆丰村守的大堤上出了大泉眼〈管涌〉,上堤看过水的人也告诉我今年的水比哪一年都大,江水离堤面只有米把高了。我是1931年和1954年大水的过来人,我家被1931年的水骇了一回,又被1954年的水骇了一回。今年7月以后,每天到堤上望水的人回来都是唉声叹气的,说今年又要逃水荒了,水比1954年还要大。水火无情的亏已经吃过多次,如今年老体弱的眼睛又瞎,我晓得要是出了危险我和老伴肯定躲不赢。7月27日早晨,我把家门和鸡、猪托付给邻居照顾,我和老伴就到牌洲堤外的亲戚家住起来了。8月1日倒堤的时候,我和老伴不在家里,3个儿子都在堤上防汛,我家5口人都没遇上危险。
    倒堤以后我一家5口人无家可归了,亲戚家也住不下去了,政府的干部就把我一家人安排住进了武汉市江夏区范湖乡的南岸小学。当时受灾的人多,好多灾民都又哭又闹的,江夏区的干部就一家家安慰我们说:“不要慌,现在是新社会,你们会得到妥善安置的。”之后,我们每家每户都吃上了馒头、包子,喝上了矿泉水,政府还每人发给30元钱用,灾民也都慢慢的不再吵闹了。我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没想到那里的人也是特殊照顾,吃饭的时候有人送来了饭菜,身上脏了有人把我接到家里洗澡,老伴病了医生天天免费给她看病,连上厕所的卫生纸都送到了手上。老伴天天念叨说:“这里的人真好啊!”我也觉得政府对灾民蛮照顾的,要是过去的话,就是逃荒讨饭我这样的人也没有路走呀!
    我家在江夏南岸小学住了20天时间,8月23日又被政府安排到本县舒桥镇的一户人家生活,离开南岸小学时,我家每个人都还带走了几套人家捐的衣服。
    到本县舒桥镇以后,我家的生活是每天每人发给3块钱的补助,每天有15元钱。我想到家里的特殊情况,我每天只舍得花钱买点米煮饭吃,把吃菜的钱就节约了下来,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家从生活费里还抠出了100多块钱存了起来。
    我家是中秋节过了10天才回中堡村的。走到过去的家门边,老伴看到墙倒瓦破老屋已经被沙土填成了平地,她和儿子们都大哭起来,我想到屋里的家具、床铺还有猪、鸡都被水冲光了,当时也禁不住泪水长流。
    回家当天,我就用政府支持的花油布搭了两个小棚子,都是长3米多、宽2米多不到9个平方的面积,3个儿子在外捡回几块破板子,用砖又搭了两个床,我和老伴住一间棚子,3个儿子住另一间棚子。村里为我们送来一个煤炉子,又给了50个蜂窝煤,凭借粮证每个月可借150斤米吃,家里就这样又过起了日子。
    我家过去的房子都倒光了,保险公司赔款1900元钱,乡里、村里又补了1万块红砖支持做房子(我们受灾重的还可借6000块砖,因砖厂已无砖8没有借回来),另给1690元钱做房买预制板,发给16包水泥、110公斤钢材、60包石灰建房用,但是现在都在恢复重建家园,到处都忙自家的建设,我家就我一个瞎子还算是明白人,3个儿子又什么事都不会动手,又有哪个能做主盖房子呢?如今这16包水泥己放3个多月结块变质了,砖和石灰也堆在外边日晒雨淋的,只图过一段时间等乡里、村里的事情忙完以后,到时候随便帮我家搭间小屋能住就行了,我家只有这个能力啊!
    住在这两个小油布棚里,我家5口人现在穿的就是这两蛇皮袋人家捐的衣服,吃的粮食找政府借,菜靠别人送一点自己买一点,餐餐都是萝卜小菜。但是熬穷日子我还不怕,我就是担心今后该怎么办呢?过去还有田地保自己吃,可现在我家田地被一二米深的沙子埋了,农具都被水冲走了,3个儿子现在闲在家里什么事都没有了,又有哪个能帮我们想点办法呢? 我们两个老的都是快进土的人了,关键是3个儿子今后怎么得了啊!
    采访杨绪全老人后,记者又针对他家的问题找到了合镇乡、中堡村的负责人,乡、村有关负责人均表示对杨家的情况很丁解,象这样困难人家还有几户,只是现在统一设计的村民楼房、学校、文化室、配电室、自来水厂、商业中心等等都还没有完工,中堡村现在连电路都没接通.等下一步才能帮他们盖房子。乡村负责人都表示:我们已经把杨绪全这一类人家列成了重点帮扶对象,对他们今后的生活政府一定会妥善安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