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fb87815的博客

本博客上发表的文章,全部为朋友写给我的作品或个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会计师、经济师、刑事技术工程师、高级茶艺师。爱好文学,笔名达明、日月、晓珠。业余在30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各种文学作品2300多万字,曾获全国、省市级奖励100余次并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作品被教育部选为大学本科二年级《报刊语言教程》第十五课课文。 我的博客网址:http://zfb87815.fyfz.cn QQ:420247664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进牌洲湾灾民之三:教师之虑  

2006-03-16 10:09:49|  分类: 社会报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教师之虑
    金玉友:男,44岁,中堡衬光明小学教师,
    赵道芳:女,41岁,光明小学炊事员,
    金爱凤:女,17岁, 赤壁师范9805班学生,
    金小璐:男,14岁,合镇乡联合中学初三学生。
    金玉友家住的是学校的公房,当洪水后的学校荡然无存时,金家也一无所有,女儿金爱凤虽以初三第一名的成绩考土了嘉鱼县一中,但家庭困难却上不起高中;改上师范却又一次次因欠费被学校赶回家里……
    我是1972年嘉鱼师范学校的毕业生,至今26年来我一直当老师,其中1982年至1996年我在3家小学当了14年校长,由于我一生做事踏踏实实,任劳任怨,总把自己的学生当成自家孩子对待,包括今年在内,我曾经多次受到县教委和县里的表彰。我为自己制定的信条是:为了孩子,为了教育,甘洒热血写春秋!26年来我都是讲这句话,坚守信条。
    我是1991年调到中堡衬光明小学教书的,直到1996年我一直担任校长,也是这个学校唯一的公办老师。在学校我一直教小学一年级的语文、数学、思想品德、自然和体育等,也就是包一年级一个班,班上54个学生从进校到离校,8个小时内每天由我一个人上满课,每周从礼拜一到礼拜五天天如此,8小时外和周末时间又得一门门备课、批改作业。由于一年级的孩子小,给他们上课比中学生还难教,为了不误人子弟,我每天下来都已是筋疲力尽,我几乎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到了教学上面。
    在中堡村光明小学总共有一、二、三年级3个班,也只有3个老师,我们每个老师都包一个班,我的工资是3人中最高的。我现在每月的工资是362.50元钱,其它任何附加都没有,校长童方保现在包二年级一个班,他当老师20多年了,由于1996年才转正,现在每月拿143元钱;还有一位刘报老师是1996年师范毕业生,现在包三年级班,每月只有100元钱工资,他们除工资外也都没有1分钱附加。
    我家住的一直是学校的公房,妻子赵道芳是学校的炊事员,每月工资100元。一家4口人要吃饭穿衣,我们夫妻每月拿462.50元工资只够生活费,两个孩子读书怎么办呢?为此,我家还种了8亩田地,其中有5亩田、3亩地,田里的粮食保一家人吃饭,地里种的棉花、玉米每年有4、5千元的收益,加上每年喂几头肥猪收入4、5千元,我家的生活在这里也可算小康水平了。
    我们牌洲湾是长江边上的一个民垸。从地图上看,牌洲湾酷似一只硕大的高高翘着的大拇指伸入滚滚江涛里,顶迫着万里长江在这里绕了一个近百公里的大弯子才姗姗东去。俗话说“牌洲弯一弯,武汉水落三尺三”,我们牌洲湾大堤是武汉防汛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没有牌洲湾大堤拦住江水,武汉关水位就会迅速上涨0.7到1米,这个现象去年大家都看得一清二白, 长江上游来水和倒堤后灌进牌洲湾的江水仅有几米宽的一堤之隔,水位高低却相差近1.5米之多。去年7月5日学校放暑假后,看到堤上防汛形势紧张,我放下教教鞭就上了江堤。只要站在江堤上一看,就会觉得整个牌洲就象浸泡在洪水中的一座“浮城”,因为洪水里面就是我的家,从此以后,我每天就“粘”在堤上,和村民们一起24小时巡堤查险,背沙包、堵漏洞,我一滚就是一身泥巴,从上堤到倒堤后随灾民一起转移,我没有请过一天假耽搁一天时间。
    8月1日下午,我随村里的突击队往堤上运碎石,下午又随一艘驳船到丰收闸装石头。我们同船62名突击队员装石头,船还没装满,就接到堤上打来的电话,指挥部命令突击队“速急返堤”。我知道邻村庆丰村所辖堤段近两天出现的重大险情,船返回时天已经黑了,用探照灯一照发现有一段堤面已塌下1米多高,堤面上的防守人员也全都跑光了。两个防汛指挥部的干部开枪喊船靠堤后,我们船上的62名突击队员扒上堤就开始固堤抢险。当时的险惰的确触目惊心:堤下的管漏洞里喷出了几米高的黑水,堤上30多米长的堤面在一点点下塌中已开始漫水,十万火急时,我和村里的突击队员一起坚持抢险,特别是想到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家里,要是万一抢住的话还可保住家人和财产,我拚命的背草包,之后又用手抱着泥块往下塌的堤面上扔,但如此巨大的险情仅仅我们62名突击队员是抢不住的。要是庆丰村200多守堤人员不跑的话,即便已用完了抢险物资,但堤下400多米远处还有1000多个装满粮食的蛇皮袋,如果组织得好完全可以守一阵,等到解放军同志赶到后大堤是有希望保住的,这一切也只能是我们现场抢险人员的愿望而已。当我投下最后一块泥土时,大堤无情地再一次下塌后裂开了一道大口,江里的水柱直冲垸内,我们又将一艘驳船贴着堤身沉下去想堵住裂口,但塌下的堤身此时已经受不住洪水的巨大压力,驳船很快穿透裂口随洪水射进了垸内,30多米塌下的堤面随后溃倒了下去。
    轰然倒下的大堤就象突然倾倒的楼房,10多米高的洪水从江里一冲而下,形成一道大吊坎,江水象狂泄的瀑布一样,紧接着就冲走了村民、冲走了军车和士兵。30多米宽的溃口随后被江水越撕越开,不久就达7、8百米宽。我们抢险的人要不是救得快,有几人差一点要和险堤一起倒下去,所幸我们在现场的60多人中没有人牺牲。此后我们吓得在堤上拚命奔跑起来,堤上的人都骇得瞎跑,像发妖疯一样,我当时是边哭边喊边跑的,我以为妻子和孩子们全都要被淹死,我沿着堤没命地呼唤着家人的名字,我当时害怕极了。一想到我可能永远看不到他们了,要是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的话,我感到一切都完了,好象神经都快要失常了。当我跑得已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妻子和两个孩子,我们一家人都哭成了一团。妻子告诉我,晚7点多钟时,她和两个孩子都在家里,村妇联主任骆国妍赶来通知她赶快转移,她拉着两个孩子就往堤上跑,不想刚一上堤水就倒下来了。要不是骆国妍通知的话,我家的3口肯定没命了,不想骆主任通知别人转移了,自己却被洪水冲走了。
    第二天早晨,我看到江堤上满是蠕动的人群,赶牛的拖车的黑压压一片转不过身来。防汛指挥部的人指挥几十艘机驳船一船一船的把堤上的灾民转运到停在溃口上游的大型甲板船上,上午10点多钟时,我们被安排上了甲板大船,当时上船的人足有一二万人。下午5时左右,我们一家到了本县的潘家湾中学,从8月1日晚到8月2日下午5时,我们一家人没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当时身上都一无所有,也根本就没有吃的喝的,在船上到处都是乱精糟的大哭大喊声,我们也都在哭着。下午5点多到潘家湾中学后,政府发给我们每人4包方便面,1瓶矿泉水,我们才开始吃上东西。我家在潘家湾中学住了一个礼拜,当时政府每人每天发1斤米维持生活,到8月9日时,我家4口人被安排到了新街镇堤坡村刘汉平家里。
    到了堤坡村后,政府每天按每人l斤米、1.70元钱补贴生活,每月每人还发给5元钱的医疗费,我们灾民的生活终于安定下来。作为一位人民教师,就在生活稍一安定后,我就开始打听我的学生在不在、在哪里?当听说中堡村灾民许多都在舒桥镇、童方保校长也在舒桥时,我主动要求全家从新街镇迁到舒桥镇,领导也答应了我的要求。随后,我和童校长一同冒着当时40·C的高温一个乡一个乡地打听,一个村一个村地寻找,每天早上5点钟出发,有时候深夜12点还在寻找的路上奔波。饿了吃一袋方便面,渴了喝一口清水,每天跑几十里甚至上百里地,终于找到了138名学生,这时离开学仅有3天时间了。
    这些受灾的孩子找到了,学校又在哪里呢?为了让这些孩子们按时上学,我和童校长又到舒桥镇联系教室、课桌、书本等等,当地领导、群众也被我们关心孩子的精神所感动,纷纷主动帮助、支持我们办学,并优先供给书本、课桌上课。我们终于又建起了“光明小学”,8月30日,我们借用当地的校园举行了开学典礼,这也是本县灾区学校里最先开学的一所。自此后,鉴于地形陌生、学生较小,我和童校长又在每天上课前和放学后接学生进校又送学生回家,接送学生工作在1个多月时间里我们从未间断过一天。
    我是10月8日回到中堡村的。回来后,看到昔日的光明小学和我的家都成了平地,我们一家又抱头大哭了一场。当天回来已是下午6点多钟了,我们全家当时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了,最后还是一户没有倒房的村民把我们接去借住了7天时间,到10月15日才搭起帐篷住到了帐篷小学里直到现在。
    这次水灾给我家造成了2、3万元的损失,田地冲了不算,家里的21英寸日立彩电、海尔冰箱、全自动洗衣机都冲走了,家里放的600元现金和所有的家具、衣物都没有了,3头大肥猪每头都有3、4百斤,可杀1000多斤肉吃,也被洪水冲走了,家里只有4口人和身上的一身衣服没冲走。由于我家住的是学校的公房,水灾后我家没有接受政府1分钱钱和物的补贴,我是公办老师没有借粮食吃,只有妻子和两个孩子每月每人凭借粮证领回30斤米。
    水灾给我家带来的后遗症也是无法弥补的。我的女儿金爱凤、儿子金小璐在这里几乎人人都夸他们出类拔萃、聪明伶俐,谁见了都很喜欢。女儿爱凤上小学、中学时多次受县里表彰,还得过一次全地区“三好学生”,去年初三毕业时,她以学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嘉鱼县一中,考虑到全家已经一无所有、即使她以后考上大学也上不起学的实际,我只好忍痛送孩子改上赤壁师范,我也想让她象我一样当一位人民教师,早一点走上社会自立自强。如果不是水灾的损失太大,我想我一定会送女儿上高中、上大学。更大的问题是女儿现在已很可能连师范也不能上了。赤壁师范的学费标准是5000元,加上杂费2200元,每个学生应缴7200元钱。女儿上学时,我想办法四处借了1000元钱报上了名,余下的钱我实在已无能为力了。学校多次要女儿回来凑钱,我没办法只好找学校说好话,请求学校能不能对灾区的孩子减免学杂费,但学校坚持说没有这方面的政策,1分钱都不肯减免。11月16日时,学校把欠费的学生全部赶回了家,说“缴不清学费不许再上学”。女儿回家后哭了几天摧我们借钱,但如今家家受灾又哪里有钱借呢?我家现在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才462.5元钱,人均不足120元钱,
    儿子现在又在上初三,这点钱现在连维持4口人的生活费也捉襟见肘啊!女儿在家哭了一个星期没有结果, 11月23日我逼着把她又送到了师范。鉴于女儿在师范班上的成绩也是最好的,她的班主任刘元先老师舍不得这样的孩子失学,还是刘老师写了保证书女儿才得以继续上学,欠的学杂费则由我在家凑了钱再补交。女儿现在随时都担心被学校赶回家,听说即使欠费的学生毕业了也不可能领到毕业证。
    现在联合中学读初三的儿子金小璐成绩在学校也名列前茅,上学期的学费425元学校全都免了。儿子今年又初三毕业面临中考,会不会还是上不起高中我心里没底。女儿和儿子都是住校读书,我们全家就住在这个面积为48平方米的帐篷里生活,家里每人都接收有2、3套捐赠来的衣物,生活上也过得去,只是现在住在这油布帐篷里内外温差大,帐篷内四处都在滴水,床上的被子都是半湿不干的盖着,上课时一滴滴的水也滴在学生的身上和作业本上,等新校舍3月份竣工以后就好了。
    前面虽然摆了一些损失和困难,但我对家里今后的前途还是充满信心的。回来以后,妻子已经在铺了一层沙的地上种上了小麦,搬出帐篷我就打算再养几头猪,党和政府在这次救灾中对灾民已进行了极大的扶持, 儿子上学的学费也得到了减免,我们坚信今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