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fb87815的博客

本博客上发表的文章,全部为朋友写给我的作品或个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会计师、经济师、刑事技术工程师、高级茶艺师。爱好文学,笔名达明、日月、晓珠。业余在30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各种文学作品2300多万字,曾获全国、省市级奖励100余次并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作品被教育部选为大学本科二年级《报刊语言教程》第十五课课文。 我的博客网址:http://zfb87815.fyfz.cn QQ:420247664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怪物"的独臂人生  

2006-03-16 09:40:53|  分类: 社会报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人世间本来就没有神,没有佛,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主宰命运的"圣"只有自己,主宰命运的"佛"也只有自己,你就是自己的"圣佛"。柳圣佛出生时左手只是半截肉棍,活脱脱象个"怪物"。请看—— 
            一个"怪物"的独臂人生
        冬至的午后,我们在湖北大学校园中见到了柳圣佛。他个子不高,很开朗,很爱笑,他向我们谈起了自己作为一个"怪物" 的成长故事。
                                                   一
        1982年,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黄冈市黄梅县牛牧村的柳记权家终于盼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儿子。柳记权早就希望自己有一个儿子,但当他接过刚降生的婴儿时,刚刚喜得贵子的他不禁愣住了:可爱而健壮的婴儿的左手只长出了一截,光滑滑的上面什么都没有,活脱脱的就象个"怪物"。孩子的手到底怎么了?难道这就是我日思夜盼的儿子吗?柳记权顿时就象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但他看到妻子正伤心的默默流泪,只好一支一支地抽开了闷烟。
        奶奶听到消息后,心里一沉的哭了开来:"真是造孽啊,造孽啊!"奶奶是一个相信迷信的人,为了得到一个孙子,她总是每月初一、十五都赶到离家很远的武祖祠去烧香请愿,虔诚地祈求老天的保佑,让自己能早一点抱上孙子。就在孙子出生前一年,她还特意让人做了一块精致的牌匾亲自送到武祖祠,就是为了柳家的香火,可现在……奶奶的心都快碎了。更不幸的是,年迈的爷爷知道了这个残酷的事实,顿时说了一句"娃儿啊,以后你该怎么生活啊"!之后,老人突然卧床不起。善良的老人怎么也想不通:一向老实本份的柳家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却遭到这样的对待?一年后,爷爷竟撒手人寰。
        有人说这种断手婴儿是妖怪、魔鬼的化身,还有人说这是柳家上辈人前世作恶太多招来的报应。更有甚者建议柳记权尽早想办法,将孩子赶紧捂被子弄死或丢入井中,以免家中受穷,今后再添麻烦和折磨。听到这些话,看着眨着双眼、吧嗒着嘴巴的儿子,柳记权一家人犹如万箭穿心,好不难受。孩子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是一条命啊!虎毒不食子,我们怎么可以就这么活活的把孩子整死呢?他以为孩子也可能是患了什么病才这样的,抱着一线希望带儿子来到县医院检查。医生查了后认为其它方面一切正常,只是对孩子的左手一个劲的摇头,说这样的先天残疾即使在国内都很少见,医生们表示对此无能为力。柳记权只好抱着儿子回到了牧牛村。
        可是,柳家出生一个"怪物"的消息从此很快传开了,村民们纷纷到柳家来看这个只有一只手的"怪物"。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于是关于这个"怪物"的谣传渐渐传开了。有迷信的村民以为这是很不吉利的,必然会给整个牧牛村带来灾难;也有人说柳家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是遭到了老天的报应;更有甚者,竟然以整个村子的安全"大义"相威胁让柳记权将婴儿抛弃……。面对着村民们的冷言冷语、讽刺嘲笑甚至恫吓,柳记权只是默默地承受着,倔强的他在心里默默的只有一个信念: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骨肉,不管他怎么样,终归是自己的儿子。更何况他认为既然孩子其它方面一切正常,也的确不忍心抛弃这个残疾儿子。过了几天,他毅然对自己的母亲和妻子说:"这个孩子和我们是有缘分的,今后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养活他,我们要让他象正常人一样读书、上大学、出人头地……"。
                                                   二
        奶奶总是疼爱自己的孙子的!老人家又跑到了武祖祠,她在祠里长跪数小时不起,这次她要祈求老天保佑自己的孙子能健康平安。回来后,她给孙子起名柳胜符,她相信这个名字能给这个多灾多难的可怜孩子带来好运气。
        长辈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一个名字是不可能决定一切的。从柳胜符的童年开始,一个个困难便接踵而至。首先在日常生活中,像穿衣、洗漱这些一般人眼中易如反掌的小事,对于他来说却艰苦异常。小胜符是坚强的,很快地掌握了这些技能。
        随着年龄的增长,柳胜符开始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别人瞧他时那异样的眼光,而且这份感觉随着他的成长日渐强烈。和小伙伴一起玩,有时也有口角,什么"断手"、"怪物"的称呼使他一直忍受着一份轻视与侮辱。如果有大人也这样骂他,很倔强的父亲就会带着儿子到别人家中论理。小胜符把所有的委屈都能埋在心里,痛苦使他过早地学会了"坚强"。那时候,快乐离他十分遥远,每天惟一感到舒畅的便是父亲回家后躺在他的怀中大哭一场,父亲每次都是紧紧地握住他的小手,激动的告诫他:"娃儿啊,你以后只有争气的上好学,一定要考到外面去!"在父亲看来,对一个有残疾的落后农村小孩来说,读书上学是唯一能改变命运的途径。
        一转眼,胜符上小学了。刚学会查字典,他便自作主张将名字改成"圣佛"。是啊,人世间本来就没有神,没有佛,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主宰命运的"圣"只有自己,主宰命运的"佛"也只有自己,你就是自己的"圣佛"。
        小学离家有半个多小时山路,每天天没亮,小圣佛就自己起床,自己穿衣、洗漱,做完一切事后,匆匆吃了早饭,常常得在天蒙蒙亮时就出发,才能按时到校上课。父亲和母亲为了锻炼、培养他自觉强化自理能力,凡事从来不帮他,但即使如此,小学六年小圣佛竟然一次都没有迟到请假耽误过一节课。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他觉得自己的先天条件已经比别人差,只要是学生,有课就得上,对自己更没有任何原因可讲。不仅如此,他的成绩在班上始终是第一,并且一直担任着班长、学习委员等职务。老师很喜欢这个懂事的孩子,同学也佩服他们这位优秀的班长。在黄冈市的一次小学生数学竞赛中,柳圣佛获得了三等奖,在牧牛村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不少以前主张抛弃小圣佛的人也由此开始改变看法:"这孩子,将来能有出息。"但是老师却惋惜地对柳记权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手,这孩子上大学是铁定的事。"一向对圣佛寄予厚望的父亲听后,心里不由猛地一沉:难道这样就不能上大学吗?柳记权突然觉得:儿子要上大学一定会有许多困难,而且有许多困难也是自己难以想到的!他看着聪明倔强的儿子,老师的话反而坚定了柳记权让儿子上大学的决心:"再苦再难也要让他上学"!
小学毕业后,小圣佛以全校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上了重点初中。为了确保能让儿子上大学,柳记权犯了狠心:从此将儿子送到学校住读。这样,小圣佛就必须真正独立地面对学习和生活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柳圣佛又得重新面对和适应。对于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年纪不大的柳圣佛学会了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柳圣佛的成绩一直在全校名列前茅,在几次市级中学生数学、物理竞赛中他都取得了好成绩。中考时,他再次以600分的好成绩考入了县重点高中黄梅一中。眼看着圣佛的大学梦快要实现了,然而这时柳家的生活环境却已到了崩溃的边沿……
                                                  三
        自从顺利升入高中后,柳圣佛却再也难以看到父亲的笑脸了,母亲也总是背着他唉声叹气。原来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后,他上高中的学费要花好几千块钱,而柳圣佛因为还有一个弟弟念初中也需要钱,这对于一个落后山区靠天吃饭、一年辛苦劳作也只能勉强填饱肚子的普通农家而言,两个孩子上学是多么沉重的负担呵!为了这些学费,从不愿求人的柳记权早已想尽了种种办法,能借的地方都借遍了,可是仍然无法筹够儿子的学费钱。就在这时候,父亲偏又患上了严重的支气管炎。学费凑不齐、父亲要治病,一家人的日子本已捉襟见肘,但屋漏偏逢连阴雨,柳圣佛的姐姐又因患上乙肝病倒了,这个不幸家庭的生活陷入了凄凄惨惨的泥潭。
        柳记权想了好几天,觉得千差万差后人不能差,他毅然决定坚持到底,怎么也不能把儿子的学业耽误了。柳记权决定出门做生意,可是圣佛的母亲坚持不同意。母亲的理由是家里的农活已经忙不过来了,再说柳记权也已是年过半百的人,加之身体又患病,她怎么放心得下柳记权一个人在外奔波劳累呢。柳记权说:"我不做生意可以,但是儿子的学业怎么办?"无计可施的母亲大哭了一场,因为以现在的家境要让儿子继续上学似乎已别无选择了,她最终只得含泪答应了。柳记权临出门时叮嘱妻子:"家里的事就辛苦你了,为了圣佛这孩子,我们再苦再累也要撑下去。"
        柳记权出门后,家里的重担就全部落在圣佛母亲肩上,整天起早摸黑耕田耙地,做着男人都吃力的农活,回家还得喂猪、做饭、洗衣,料理一家大小的生活起居。柳记权在外做着干货生意,四处奔波又节衣缩食精打细算,无奈生意难做又缺乏经验,父母的努力仍然不能负担圣佛兄弟的学费和生活费,家里生活更艰难了。而就在此时,一直疼爱圣佛的奶奶去世了。
        有一天,柳圣佛刚上初中的弟弟突然对父亲说不想上学了。他觉得自己上不上学没关系,但是哥哥的学业绝不能耽误。自己可以去打工,可以赚钱贴补家用,供哥哥上大学……柳记权望着这个懂事的孩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好含泪痛苦地点点头。当柳圣佛闻讯赶回来时,14岁的弟弟柳胜军已经到深圳打工去了。胜军从此做着与成年人一样的重活,还得省吃俭用,从每月微薄的工资中只留下生活费,将其余部分寄回家中。弟弟的成绩原本也是很优秀的,但为了哥哥他主动放弃了心爱的学业。他常常给哥哥写信,为哥哥打气加油,希望哥哥早日出人头地,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柳圣佛十分感激父亲、母亲和弟弟为他作出的牺牲,他更加废寝忘食地努力学习,因为他明白,唯有用优异的成绩才能回报家人的苦心。
                                                     四
        高中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自从上了高中,柳圣佛离家就更远了,他一个月只能回家一次,学习忙的时候就只有父亲来学校看他。高中的学习生活是紧张忙碌的,对于柳圣佛来说就更苦了。由于动作慢,他总得在所有人起床之前就起来,穿衣叠被。早晨学校不供电,给柳圣佛带来极大不便,别人可以用手电筒,自己却不行。他只能在漆黑的寝室里慢慢摸索,做好一切洗漱,在学校打起床铃之前赶到教室早读。中午吃饭时最慢的往往是柳圣佛,他总是比别人慢一些,打饭总是挤不过别人。但是在成绩方面,他却从来没有落在别人后面,即使在竞争激烈的重点高中,他的成绩也保持在全校前几名。午休已从他的"日程表"中消失,每天晚自习,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回到寝室时,大家都上床休息了,他还在很费力地洗漱上床。夏天蚊子特别多,柳圣佛在做题时尽管对这些讨厌的家伙无可奈何,却坚持苦读;冬天滴水成冰,他的右手一次又一次的都被冻得僵硬了,连笔都握不住,他却仍能坚持。当然,最痛苦还是洗衣服了。由于只有一只手,冬天时,洗衣服占用了他特别多时间,冰冷的水冻得手都不能动了,常常衣服还没洗完。但柳圣佛是个要强的人,他宁愿自己多花一点时间,也从不愿别人帮忙。这些生活琐事耗费了他许多宝贵时间,柳圣佛更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他更是抓住一切时间用来学习。
        当然,人总是有惰性的,看到别人课余休息放松时,柳圣佛有时也想偷偷懒。但是一想到辛苦的父母和在外打工的弟弟,想到自己需要付出更多艰辛才能实现的大学梦,柳圣佛不断鼓励自己奋进,努力再努力……
        转眼间就到了高考,一向对儿子厚爱有加的父亲这次却没有陪儿子参加高考。一方面,家中已一贫如洗了,来县城陪考吃住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儿子要真考上大学,还需要一大笔花费,能省则省吧;另一方面,他也不愿给儿子太大压力。于是,柳圣佛独自一人赶到了7公里外的考场参加高考,这场决定一生命运的重要考试。
        高考前几天身休不好没复习好,可惜没考出个"第一"来。考试结果出来了,柳圣佛以561分超过了一档大学录取分数线!柳圣佛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他觉得自己一定能上大学了,而且是重点大学。他还是迫不及待地将这一喜讯告诉了父亲,不料父亲听后却沉默了。柳记权虽然很欣慰,但是这个志愿该怎么填呢?家里砸锅卖铁也会支持圣佛求学,但是学校的校门会对儿子敞开吗?尽管这个问题他很早就考虑了,但一旦真的出现在面前时,柳记权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了。
        为了保险起见,在填报志愿前,柳记权带着儿子奔波于各大高校招生办的门前。几乎磨破了嘴皮子,但只要一听到柳圣佛的特殊情况,各高校的招生人员就象听到口令一样纷纷亮起了红灯。一位招生人员甚至不顾父亲的苦苦哀求,说"一只手的人也想上一类大学,简直是胡闹"。柳圣佛不知道这句话对父亲会有多大的打击,于自己却不啻是心灵间重重的一锤。他们实在想不明白,同样的高考成绩学校为什么不肯接受?学校有什么权力剥夺一个残疾人求学的权力?不得已,柳圣佛又几次独自来武汉求助于省残联、教委等部门,尝遍了世间冷暖,终于在各方面的帮助下,最后湖北大学招生办答应录取他。父子二人终于将改过好几遍的志愿表郑重地填完了。交表时,柳圣佛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五
        2001年8月18日,柳圣佛终于收到了湖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被湖大商学院金融学专业录取。喜讯很快传开了,拥有了第一个大学生的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全村上下,都为这个苦命而坚强的"怪物"感到骄傲。毕竟,他是牧牛村第一个大学生。柳记权终于露出了长久没有的笑容,柳圣佛却很平静,他觉得自己还能做得更好,但……他默默地对已故的爷爷奶奶说:"我没有辜负你们,你们终于可以安息了。"在圣佛启程来武汉的那天早上,柳记权在家门口放了一长串鞭炮,将这十几年来努力压抑的郁闷尽快释放,对于这一天,他已等了好久好久……
        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柳圣佛,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新起点,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活。他坚持参加了军训,之后,迫不及待地投入到新的学习生活中。大学课不多,于是常常有许多空闲时间,这期间,他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中外名著,从中吸取了大师们的精神力量;他学会了上网,参加了学校足球队,给自己排出了满满的学习计划并严格执行着,他像一条小鱼在知识的海洋中尽情地遨游。
        然而,一年7000多元的学费以及武汉的高消费对于柳家而言无疑又成了一笔沉重的负担。在柳圣佛的心中,他对家人始终有一种深深的内疚。他希望自己能早一点大学毕业,毕业后自己又能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将来能好好地孝敬父母。他知道,在自己前进的路上,一定还有许多的坎坷,仍然还要饱尝许多的苦难,但他相信,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主宰命运的"圣"只有自己,主宰命运的"佛"也只有自己,他已找到了自己心中的"圣佛"!
        *刊发于《女性天地》2001年第4期;《统一战线》2002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